忆五十年春秋
发布时间: 2014-04-22 浏览次数: 120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忆五十年春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伟英、刘伟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转眼,离我们入学上海外国语学院英语系,已五十个春秋。想当年,我们热血青年,壮志满怀;看如今,两鬓染霜,夕阳正红。五十年来,无论我们走到哪里,最让我们梦牵魂绕的,就是母校上外。上外,好一个响当当的名字,令多少求学者羡慕不已。在那里,我们的青春开始起步,我们的知识得到升华。跌宕起伏的人生从那儿出发,素昧平生的我们从此相识。
        五十年,在历史长河中只是沧海一粟,但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却留下深刻印记。感谢母校给予我们珍贵机会,让我们有幸在这里学习深造,为我们未来的事业打下厚实的基础。
       最难忘,博古通今、学富五车的老师们!无论是激情四射的讲演,还是循循善诱的辅导,你们把所有本领无私地传授给我们。忘不了,老师们挑灯夜战、精心备课。正是你们默默奉献,才成就我们的今天。我们要真诚地说一声:老师,谢谢你们!
      曾记否!课堂上,我们如饥似渴地吸吮知识的乳汁;下课后,在图书馆、在阅览室,我们废寝忘食、孜孜不倦地拓展知识。如歌的岁月、温馨的友情,在浓烈的外语氛围中,我们谈理想,抒抱负,充满者向望和企盼。清晨,在碧草如茵的操场;黄昏,在深幽的林荫道;一对对年轻学子边漫步、边练口语。这是一道多么令人难忘的风景啊!
      怎能忘,疯狂的文革,扭曲了人的灵魂,把好端端的大学殿堂,变成文攻武卫的战场。亲如手足的同窗,成了不共戴天的冤家仇人。霎时间,帽子、棍子满天飞舞, 恨不得把对方打入十八层地狱而后快。不少同学被打入另册,蒙受不白之冤,烙下了历史沉痛的伤痕。
      还记否!六八年寒冬,我们远赴安徽城西湖军垦农场,接受“再教育”。我们这些“莘莘学子”,竟成了廉价的“苦力”,改造的对象。两年的炼狱,我们受到精神和体力双重磨难。夏天,赤日炎炎,我们割麦收豆、挥汗如雨。冬天,寒风澟冽,我们开河挖渠、汗湿衣背。恶劣的劳动条件,最终令我们学生连一位老师和一位同学魂断城西湖,令人唏嘘!但两年摧残身心的劳作使我们脱胎换骨,炼就一副钢筋铁骨。从此,人生旅途上,披荆斩棘,任何艰难险阻挡不住我们勇敢的前进步伐。
      告别不堪回首的城西湖,我们被发配到天南地北,在穷山恶水间留下我们的足迹,在荒无人烟的边陲洒下我们的身影。我们举目无亲,处于“叫天天不应,唤地地不灵”的境地。尽管工作、生活环境险恶,但我们坚定信念,百折不挠,迸发出积极向上的正能量。
      那一年,十月一声春雷,强加在我们身上的精神枷锁和偏见全被砸碎。我们振作精神,重拾外语,凭借在上外打下的良好基础,在工作实践中不断充实自己。我们个个业务精湛,成为本单位的业务骨干,在各自岗位上做出了应有贡献。我们中,有驰骋国际舞台的共和国大使,在联合国工作的中国代表,有解放军高级军官,有遨游商海的成功企业家,有桃李满天下的大学教授、中学特级教师,也有普普通通的干部和教师……。但无论职位高低,我们都恪遵操守,兢兢业业,默默奉献。我们可以无愧地说:昔日,我们因成为上外的一份子而自豪。今天,上外会为拥有我们这些学子而骄傲。   
     俱往矣,五十年春秋,弹指一挥间。再聚首,我们已近古稀之年。五十年同窗是一种生活,更是一种缘分。缘分,让我们重聚;缘分,像那陈年美酒,年代越久,情谊越醇。
    如今,我们激流勇退,从不同的工作岗位退下,享受者晚年的乐趣。五十年后的今天,我们要格外珍惜,要知道,唯有身体最重要。拥有健康体魄,才能有幸福晚年,才能含饴弄孙,颐养天年。愿我们健康常驻,生龙活虎,活得更潇洒!祝我们的师生情、同学谊天长地久、万古长存!
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作者系上外英语系64级校友